地方频道: 新疆频道 北京频道 天津频道 张家口频道 邯郸频道 山西频道 山东频道 江苏频道 浙江频道 河南频道 广东频道 云南频道
当前位置:中国农民网绿色农业 正文

提高工效 绿色防控 精准施药 ——专家谈我国农作物病虫害防治现状及发展趋势

时间:2018-08-03 11:00 来源:农民日报 阅读:

   近日,河南省渑池县连降大雨,田间湿度大,果园乡、英豪镇等地辣椒发生大面积病害,而且雨后持续高温,病害有高发态势。三门峡市农畜局及时组织四位植保专家来到果园乡西村田间现场诊病开方,为预防雨后辣椒病害大面积发生提出科学的指导意见,并详细讲解用药剂量和喷洒技巧,指导农民精准用药、科学防治辣椒病害。 王峰 姚建国 王军英摄

 

  当前,我国农作物病虫害发生的整体状况如何?防治中存在什么样的问题?在农药使用量“零增长”的既定目标之下,未来的植保服务业该怎样绿色发展?如何提高施药器械的工效实现精准施药?集肥料与农药功能于一体的药肥是否能迎来发展良机?7月20日至21日,在由中国农业技术推广协会和中国农药发展与应用协会指导、《农资与市场》传媒在广西南宁主办的“2018(BAA)农资与市场万商赋能大会”上,来自植保领域的专家、农药及药械生产企业和植保服务组织的代表,在大会主论坛及“高工效植保与特种药肥分论坛”上,围绕上述话题进行了交流与探讨。

  化学农药防治占80%,绿色防控有待加强

  有数据表明,我国农作物的病虫草鼠害发生面积呈逐年上升趋势,已经从1980年的20余亿亩次,逐年攀升到了2016年的近70亿亩次,相应地,年防治总面积也上升到了80余亿亩次。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科院副院长吴孔明认为,农作物病虫害发生趋势逐年上升有多重因素。研究表明全球气候变暖使害虫繁殖代数增加,均温上升1℃,小型昆虫增加1代;均温上升2℃,大型昆虫增加1代。吴孔明以吉林公主岭的玉米螟发生情况为例,“上世纪80年代之前,每年发生一代或不完全二代,二代不需要防治;现在发生二代,需要防治。”另外:我国设施果蔬的年种植面积已达六七百万公顷,大棚中的害虫不仅冬天冻不死还可以为害;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发展,也增加了外来有害生物入侵的频率;而跨区机收范围的扩大也加快了病虫害跨区传播;连茬种植加重了土传病害,而秸秆还田与免耕种植,也改善了害虫的栖息和越冬场所。

  尽管目前防治农作物病虫害的方法很多,也形成了诸多防控防治技术体系,但利用化学农药防治占主导地位,占比达80%。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农药使用总量为32万吨(折百量),较10年前增长39%,年增8%,我国单位面积农药用量是美国的2.3倍,杀虫剂是美国的14.7倍。吴孔明说:“过度使用化学农药不仅污染环境,容易引发农产品质量安全事件,还会使病虫害抗药性上升、生物多样性下降。未来一定要用绿色防治推动农业绿色发展。”他建议:加强病虫害监测预警的数字化与信息化建设,增强预警的时效性;推进防控服务社会化体系建设,建立联防联控机制,增强应急反应能力;提升科技支撑与服务的能力,发展早期监测预警技术,研发绿色防控技术与产品,研发精准施药、除草的技术与设备。

  中国农科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袁会珠提出,实施农药减量控害的路线是:化学防治精准化,生态调控普及化,生物防治轻简化;替代高毒农药,压减常规农药,发展生物农药。他把技术措施概括为“控、替、精、统”,即:控制病虫害发生危害,替代高毒农药、替代低效药械,推行精准施药,推进统防统治;重点要做好“一构建,三推进”,构建病虫害防控监测预警体系,推进科学用药,推进绿色防控,推进统防统治。

  精准施药、高工效植保成今后发展方向

  吴孔明表示:“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越来越多的农村人口涌入城市,农村青壮年劳动力的缺乏,导致农作物病虫害防治难度增加。”此外,农药使用量零增长行动已经“定量”了全国农药使用总量,在此背景下,精准施药、高工效植保成为了行业今后的发展方向。

  60多年来,我国的农药使用技术,经历了从“徒手作战”的用水唧筒喷洒到人背机器的背负式手动(后来出现电动)喷雾器,再从机器背人的自走式喷杆喷雾机到智能精准的航空植保作业,打药方式的转变,让农活越来越体面省工。袁会珠认为,植保机械装备水平的提升是实现现代植保的重要手段,而新型高效的植保机械装备是实现农药使用量“零增长”的根本出路;未来,农药和药械要同步发展,充分实现人、药、械、技的融合应用,植保技术将向机械化、精准化、智能化纵深推进。

  传统的打药工具设备简单,效率低下,费药费水,作业条件恶劣,劳动强度大并有中毒风险。广西田园生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卫国说:“在农村劳动力短缺的情况下不仅请工难,而且费用越来越高,甚至超过了农药的成本。因此,省力化的绿色高工效植保大有可为。”2008年以来,该公司一直在这一领域进行探索,尤其是在低容量药械结合的施药技术方面取得不少成果。比如:背负式低容量施药产品——轻松宝,每桶水可打3亩水稻,每人每天作业40~50亩;自走式大田低容量喷杆喷雾机,将每亩地用水量由30~45公斤降低到6~8公斤,工效提高2~3倍,每天作业500~700亩;高地隙打药施肥培土一体机,同时可进行喷雾、施肥和培土……广西田园果博士农服的技术总监赵帅详细对比了传统拉管打药与风送式果园喷雾机“小霸王”的作业效率。以给100亩柑橘园打药为例,两个人操作1台“小霸王”1天即可完成,各项成本合计8180元;而传统拉管打药则需要6个人干两天半,成本10934元。

  而在广东协农田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霍桂艳看来,航空植保具有适应性广、作业效率高质量好、对付突发灾害能力强、对人安全等优点。她说:“现代植保服务发展已进入深水区,航空施药技术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袁会珠也表示,“我国的无人机植保水平领先国际,对大部分病虫害都有很好的效果,今后还会发挥更大的作用。”

  合二为一的药肥潜在市场规模超700亿元

  谈及高工效植保,药肥是不可绕过的话题。药肥是将农药和肥料按一定的比例相混,并通过一定的工艺技术将两者稳定于复合体系的复合剂,一次性施用同时可以达到施肥和施药的功效,实现满足作物生长的营养需求和防治有害生物的目标。“药肥一体化”这种高工效的作物生产方式,能使施肥和施药两个工序合二为一,使用方便,省工省时。

  我国科研人员从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探索药肥,多年来业界对其也一直存在争议,但不可否认的是,药肥这个市场是存在的。“药肥属于高工效产品,适应大量劳动力转移后的农业生产发展需求,具有良好的市场前景。”广西大学农学院研究员贤振华说,我国主要农作物的年种植面积约19亿亩,其中可应用药肥的潜在面积估计达8.8亿亩。药肥防控的对象包括杂草、病害、害虫及有害动物,微肥与植物生长调节剂结合的叶面肥也具有很大的市场。“估计中国药肥产品潜在市场年销售额超过700亿元人民币。”

  目前,市场上的药肥产品按用途可分为:杀虫药肥、杀菌药肥、除草药肥、植物生长调节药肥、多用途药肥;按剂型可分为:颗粒剂、液剂、粉状剂、育苗基质。贤振华说:“至今获得药肥登记证的产品有40多个,以颗粒剂名义登记的药肥产品大约有100多个。但实际使用的产品远多于此,它们有的以肥料名义登记,有的不登记。”在国内市场比较热销的药肥产品有广西乐土的“金稻龙”系列、广西田园的“撒成金”“蔗得金”,广东惠州市中迅化工的“迅之星”等。其中“金稻龙”系列药肥从2005以来年销售量已超过30万吨,使用面积超过3000万亩;“撒成金”药肥和“迅之星”药肥的年销售量曾高达2万吨。

  “尽管目前农民对药肥的接受程度还比较高,但是也不要过于神化药肥。”贤振华特别强调,“虽然药肥用途多样,市场广阔,但其适用的作物及防治对象是有选择性的。药肥适用于种植面积大、耗费劳力多、生产成本中劳力成本占比大的作物。药肥的施用时机很重要,必须是病虫害发生为害部位和发生为害时期与作物施肥部位及施肥时期相吻合。不同的防治对象和施用时期,施用的药肥种类不同,要根据作物生长特性,以作物需要施肥的时期为中心,考虑该时期及随后一段时期为害该作物的有害生物种类,选择药肥的活性成分。”

  不过,贤振华也坦陈,目前药肥产品在开发中存在以下关键技术问题:药与肥相容性问题、药与肥复配后对靶标的有效性问题、产品质量稳定性问题、高效率的生产工艺技术问题、产品质量评价——标准规范问题。他认为应该从筛选科学合理的配方、改进药与肥混合技术、引入微囊剂技术、采用适宜的施用技术等途径加以解决。

(责任编辑: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