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频道: 新疆频道 北京频道 天津频道 张家口频道 邯郸频道 山西频道 山东频道 江苏频道 浙江频道 河南频道 广东频道 云南频道

造就民宿经济乡村试验场

时间:2017-04-27 17:30 来源: 阅读:

造就民宿经济乡村试验场

——浙江省仙居县淡竹乡基层干部动脑用心的故事

  本报记者 朱海洋

  淡竹乡,距离县城仙居尚有40公里远,以盛产质薄而韧密的淡竹而得名。论面积,在浙江台州市所辖乡镇中,淡竹算是数一数二,但论耕地,却又捉襟见肘,人均不及半亩。这里森林覆盖率超九成,是典型的山区乡,还是个“人口小乡”——1.3万户籍人口中,接近一半常年在外务工或经商。

  这个偏居一隅的平凡山乡,进入记者视野,缘于今年上半年,浙江两位省委常委先后批示,对当地基层的战斗力和执行力予以肯定。2015年11月至今,“农家乐”、民宿经济发展在这里“井喷式”增长;从最初的几近空白,到如今92家经营户遍地开花,造就民宿经济发展的乡村建设试验场。

  民宿经济用心留客

  审视淡竹的最大优势,莫过于生态与区位优势。这里与工业绝缘,环境优美,有“天然氧吧”之利;与此同时,全县158平方公里的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有90平方公里位于淡竹境内,正是5A级景区神仙居和仙居国家公园的核心所在。

  都说大树底下好乘凉,尽管靠背核心景区,但过去的淡竹乡并未能分享旅游业带来的发展红利。每年来神仙居旅游的人数,虽有百万级,大多却是“一日游”,吃住都在县城。因此,“农家乐”经济在浙江高歌猛进的这几年,淡竹却罕有发展,仅有少许几家农户经营,而且经营层次不高,效益并不理想。

  近年来,仙居县轰轰烈烈推进“美丽乡村”建设,淡竹乡的农村环境、交通设施发生翻天覆地变化。如何因势利导留住过往游客的心?成为摆在淡竹乡村干部面前的重要考题。

  尽管淡竹此前丧失先发优势,但后发优势也十分明显:高起点、高标准发力,便于更好满足日益个性化、多元化的旅游消费需求。

  经过慎重研究,淡竹乡提出大力发展“民宿经济”的战略,决心重点引进连锁民宿品牌商、文艺工作者,以及号召在外务工或经商、具有营销理念且有志投资民宿的“淡竹人”返乡创业,投资发展特色精品民宿。首批重点区域,则锁定在神仙居景区附近的5个村落。

  为吸引投资,淡竹乡并未对经营户直接补助,而是狠抓基础配套设施,改善农村居住环境,挖掘和提升人文素养,加强创意文化的植入,力争提供更好的宏观发展平台。在战术上,淡竹抛弃激进做法,选择“计划生育”,确保民宿投资主体的整体素质。

  白天下村晚上办公

  2016年6月15日,夜幕降临,下陈朱村会议室依旧灯火通明。淡竹乡帮扶团,连同村“两委”班子,十几个人围坐在会议桌旁,商议如何摘掉下陈朱“落后村”帽子。经过讨论,大伙决定先从清理露天粪坑做起。

  次日一大早,全体参会人员就带头挑着粪桶担,穿梭在村里村外。苦干3天,影响村貌几十年的95口露天粪坑,从此退出下陈朱村历史舞台。

  这样的速度,在淡竹并不算最快:34天,改造提升25万平方米的黄皮屋立面;21天,建成9座石头公厕;7天,露营基地建设完毕;3天,“一寸光阴”书吧落成……这边责任一明确,那边马上就执行。

  乡干部哪来这么多时间?淡竹乡党委书记王策揭秘:“在淡竹,白天机关基本上看不见干部,因为乡里有明确要求,干部原则上白天都要下村,一起参与项目建设。”

  光下村还不够。记者了解到,几乎每天晚上,乡领导班子都要举行“夜学、夜谈”,年轻干部则组织“学习沙龙”。大家交流的,不仅有查漏补缺心得,还包括工作部署计划,以及分享驻村经验、村庄建设体会。在淡竹乡党委班子看来,先知乡村事,再干农村活,乡镇工作要做好做实,不能止于文件、流于坐班。

  起初,一些干部有想法,认为不过摆花架子,搞形式主义。没想到下叶村文化广场建设时,乡党委书记、乡长连续10多天,每天坚持到施工现场参与劳动,一起抬石板、铺石块。上行下效,全乡干部由此开始扎实下村、做好实事。

  淡竹乡还为此采取“比学赶超”策略:专门设立乡长奖励基金,对各项重点工作予以量化考核;5个村展开擂台比拼,派任务、定节点、马上干、日夜干……2015年,淡竹乡在台州首个通过无违建乡镇验收,获评全市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先进单位。

  别出心裁干部创新

  原来的猪圈、露天粪坑不见了;竹篱笆取代了广告布,家禽圈养既美观又实用;村口有废弃农机,那就栽满花草;踱步村中,时不时映入眼帘的小木牌刻有诗句。漫步淡竹乡下叶村,乡土气息与生活情趣,随处可见。

  改变的创意源自何处?这就不得不说说淡竹乡的“乡村建设实验室”。乡长滕世义介绍,实验室其实就是一种办公机制,由乡镇领导班子、经验丰富的驻村老干部、头脑灵活的青年干部等组成,大家借助“头脑风暴”,一起出点子、搞论证、做设计、绘图纸,允许干部自主创新、自我设计。

  以淡竹农家乐(民宿)发展规划、露营基地、坡地山庄等项创意规划为例,这些都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基层干部发力,仅设计费,就为乡里节省近50万元。最终实效如何呢?再以村露营基地为例,配套建设乡村商店、啤酒屋、公共厕所、免费wifi等设施后,建成不到两月,便吸引千余名游客。

  尽管参与设计的并非专业人士,但记者看到,呈现的效果却别出心载。以村级公厕为例,每个村各有特色,均由“实验室”设计,就地取材用石头做墙,用木板、竹条、茅草做屋顶,用竹子做水管,再辅以不同花式的木窗,实现与周边环境的相映成趣。

  淡竹乡政府共有28位干部,其中不少是“80后”、“90后”年轻人,通过“学习沙龙”、“乡村建设实验室”等载体,大大激发了这些青年人的创造力。尽管大家经历、性格和专业各有不同,凭借机制创新和平台搭建,却形成优势互补、气质相容、团结合作的工作氛围。

  看得见、摸得着的山乡巨变,吸引了工商资本和游子返乡创业。自2015年以来,淡竹乡相继组建92家“农家乐”、民宿经营户,今年上半年,全乡接待游客10万余人次,同比增长近一倍,清沐客栈、任光阴、善居等一批中高端民宿陆续涌现。

  淡竹乡造就民宿经济发展的乡村建设试验场以后,浙江省委组织部经过实地调研,总结指出:淡竹乡积极打造动脑用心实干型干部队伍,切实增强基层战斗力、执行力,推动干部激情干事、担当有为,畅通了各项决策部署落实的“最后一公里”,具有学习借鉴意义。


(责任编辑:中国农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