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农民网 > 农业资讯 > 招商引资 > 正文

突破“一公里”瓶颈招数变新 为农服务水平提高

时间:2017-04-27 17:30 来源: 作者: 阅读:

?四川达州市达川区福善镇清河村,农机“保姆”为当地农户免费检修收割机。 陈国岳摄

  ?在山东阳谷县博济桥街道丰源育苗工厂内,农技人员正在向职业农民培训蔬菜种苗的嫁接技术。 陈清林摄

  ?江西新余市渝水区下村镇金勾村演示人员操控无人植保机在进行飞防作业演示。 周 亮摄

  我国农业生产服务的对象量大、面广,虽然拥有数量庞大的农业服务主体,但却普遍存在服务水平不高、优质服务供给不足的情况。随着农业集约化发展,农产品产前的“最后一公里”和产后的“最初一公里”障碍越发凸显,公益性服务机构和经营性服务组织的协调发展也变成为农服务的关键。农业服务业发展,还要应对众多挑战——

  时下,无论是新型农民还是传统农户,不管是农民合作社还是家庭农场,从事农业生产都离不开农业服务。8月22日,农业部市场司司长唐珂表示,未来农业社会化服务市场规模将超过2万亿元。

  当前我国拥有约115万个农业服务主体,但农业服务却存在“一公里”瓶颈。如果以农产品产出为中心看,往前的农技服务存在最后一公里问题,先进的农技难以赢到终点线上;往后的初加工服务存在最初一公里问题,产后损失率容易输在起跑线上……

  “落地”农技服务最后一公里

  “在穗期使用杀虫剂、杀菌剂、叶面肥等混配剂,是农业部小麦专家组推荐的小麦防病虫、增粒重的有效手段。但眼下农村都是老人在种田,即使知道能有效增产,又由谁来为农民提供服务?”今年“三夏”期间,在河南采访时,一位基层农业干部这样问记者。

  河南农区的农技服务水平在全国已是很高,但依然有不少农户面临类似难题。河南息县彭店乡农民柳学友是全国种粮大户,他说:“乡镇里植保人才很缺,农民不会使用新型植保机,药物配比、机械喷撒等掌握得也不精准,农药残留容易超标。”为解决植保难题,柳学友组织起了自己的植保劳务队。

  “一个电话就能来,价钱也不贵。我60岁的人了,一个人背着几十斤重的喷雾器太沉了,也喷不了多少。专业农化服务队给我们统一喷药,种田省心多了。”邻村农民徐丙瑞种了2亩小麦,他体会到了植保劳务队的好处。

  据农业部门调查,各地基层公益性农技服务队伍普遍存在人员老化、素质偏低、结构不合理等问题,导致农技服务难以到达最后一公里。以河南省为例,县乡两级农技推广机构中,农技人员45岁以上的占到37%,而35岁以下人员仅占22%。而对于经营性服务机构,由于竞争压力大、市场空间小、盈利能力弱等问题,不少农机和植保服务队往往难以仅靠农机或植保服务维持运转。

  中国社科院农村所副所长杜志雄曾多次赴各地调研,对农技服务的发展现状和挑战深有体会。他表示,要培育服务主体、整合服务资源,形成多元化的农技服务发展格局。可以把合作社办成主要为农业生产者提供生产服务的主体,通过政策激励引导各种服务向功能互补方向延伸。

  随着农业规模化程度的提高,新型经营主体对关键环节的技术服务需求很大,同时自身也成为农技服务的天然平台。内蒙古乌拉特中旗水果玉米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马瑞强说:“我们开发了APP,用户给玉米拍个照、发语音,上传系统。几分钟后,平台给你推送专家,专家会告诉你,是什么病,怎么治,用多少药。”通过简单的互联网应用,把传统的农技服务的痛点解决了。眼下,农民合作社拥抱互联网已成为农业服务的一种新形式。

  “保鲜”储藏服务最初一公里

  由于我国农产品最初一公里基础设施不完善,产地储藏、保鲜、烘干等初加工服务设施简陋,导致每年农产品产后损失超过3000亿元。其中,农户储粮造成粮食损失约2000万吨,产后损耗马铃薯约1600万吨,水果约1400万吨,蔬菜约1亿吨。以最突出的蔬菜为例,我国蔬菜的产后损失率为欧美发达国家的4至5倍。

  农业部农产品加工局局长宗锦耀说,据测算,如产地初加工设施服务到位,马铃薯可存放半年以上,苹果、胡萝卜等果蔬可存放5至6个月,果蔬产后损失率从15%以上降至6%以下。2012年起,农业部、财政部出台农产品产地贮藏加工补贴政策,旨在提升储藏、保险和烘干服务能力。政策实施4年多来,已推动农民减损、错季增收94亿元,并且设施的使用年限都在15年以上。

  目前,各试点区域产后储藏服务在提速。陕西省眉县通过建设新型贮藏冷库,猕猴桃贮存期延长,产后损失率由10%降至3%;宁夏新建设的枸杞烘干房比传统晾晒方式晒干的枸杞质量明显提高;新疆南疆地区建设的1500座杏烘干房项目,带动了农民就业增收,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近7万人次。

  通过延长农产品储藏期,还有效解决了收获期集中上市、价低、卖难等问题,实现了农产品的错季销售和均衡供应。福建省建宁县莲子产业远近闻名,未建冷库前,由于田间设施简陋,贮存条件差,导致莲子易发生虫蛀和霉变,只能产后集中上市销售,价格很不理想。建宁县引导农民合作社统一建设莲子冷藏设施,有效稳定了莲子的售价。

  尽管如此,目前实施补助政策的省区新建储藏、保鲜和烘干能力不足实际需求量的10%,远远不能满足需求,许多地方出现“一窖难求”“一库难求”的局面,农民要求提高产地贮藏、加工服务能力的呼声较高。各地希望配套服务跟上,破解因贮藏加工能力不足造成的巨大浪费。

  “搭建”生产服务最佳一公里

  传统观点认为,服务业要素与资源主要集聚在城市,资本的逐利行为注定了各种服务要素更愿意供给人口密度高、经济发达的城镇地区和工业领域,而不愿意走向人口密度低、缺乏规模经济和效率的传统农业。总体看,专业化服务提供商面对分散的农业服务需求,缺乏提供服务的积极性。

  不过,优质农业服务供给不足的情况正在改变。近年来,中央财政安排基层农技推广体系改革与建设补助项目,目标是基本覆盖全国农业县。主要用于支持项目县深化基层农技推广体系改革,培育科技示范户,实施农技推广服务特岗计划,开展农技人员知识更新培训,建立健全县乡村农业科技试验示范网络,全面推进农业科技进村入户。目前,全国农业公益性服务机构达到15.2万个,经营性服务组织超过100万个,涵盖了农业生产的诸多环节。

  发展现代农业,必须建设覆盖全程、综合配套、便捷高效的社会化服务体系。杜志雄认为,首先,改革完善有利于农业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的体制与制度环境,提高农业生产服务的共享性。通过构建各类公共服务平台,如人才服务平台、信息服务平台、装备服务平台等,提高资源使用效率。其次,加强农业生产性服务业人才队伍建设。通过规划引导、政策扶持、资金投入等方式,加快农业生产性服务业人才培育。此外,加快农村地区金融业发展,增强对农业生产性服务业的金融支持。

  “加快构建公益性服务与经营性服务相结合、专项服务与综合服务相协调的新型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全国农技推广服务中心主任陈生斗认为,要推进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需要强化公益性服务机构建设,在完善服务内容、提高服务能力上下工夫,使公益性服务机构真正做到全覆盖、有保障;还要培育农业经营性服务组织,采取政府订购、定向委托、奖励补助、招投标等方式,引导经营性组织参与农业服务,大力开展农技推广、农机作业、统防统治、产品营销等各项生产性服务,满足不同经营主体对社会化服务的需求。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