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农民网 > 农业资讯 > 招商引资 > 正文

农业结构调整:减了玉米,增了啥?

时间:2017-04-27 17:30 来源: 作者: 阅读:

  “辛苦一年,许多大户的玉米还是卖不上价,确实犯难了!”吉林省蛟河市新站镇五家子村种粮大户黄金太说。农产品价格,是农业结构调整的指挥棒。去年东北玉米临储价格调整到每斤1元钱,市场价格也就是8毛钱左右,很多大户和农民都亏本了。根据农业部规划,今年我国“镰刀弯”地区调减玉米1000万亩,在前不久召开的全国农业结构调整会议上,农业部部长韩长赋说,到2020年我国将把玉米种植面积稳定在5亿亩,调减5000万亩。玉米主产区如何应对这样一场虽有阵痛又必须推行的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呢?  

  调品种,从产出较低到产出较高

  玉米调下来了,“豆经饲”调上去了

  玉米,是吉林农业的骄傲。吉林省地处享誉世界的“黄金玉米带”,全省粮食综合生产能力稳定在650亿斤的水平。去年,粮食总产量729.4亿斤,其中,玉米产量561.1亿斤,居全国第二位。“按照计划,吉林省今年籽粒玉米调减332.8万亩,压力确实不小。”吉林省农委主任李国强表示。

  虽然对大规模种植玉米恋恋不舍,但吉林在玉米种植面积调减上稳步推进。在哪里调呢?总体考虑是在省域中部稳定提升、西部保护挖潜、东部转型增效、城郊提档升级,主攻方向是调减西部易旱区和东部冷凉区籽粒玉米种植面积。谁来调?发挥龙头企业和新型经营主体带动作用,实行订单种养、产加销融合,带动农户自愿参加。调什么?调减籽粒玉米,改种大豆、水稻、经济作物、饲料作物、鲜食玉米和蔬菜、食用菌。怎么调?坚持政府引导、市场取向、农民自愿、社会参与,帮助农民找市场、签订单、送技术、给支持。

  结构调整,农民的主体地位不可动摇。名如其人,黄金太的家庭农场就叫“金泰农场”。他说:“我也希望玉米价格保持在1块2,但不行呀,必须得调。”老黄前些年流转了200公顷的耕地,去年减了1/4,还有150公顷。老黄仔细琢磨,在玉米结构自身里调整,一半种粘玉米,一半种饲料玉米。“一个是鲜食,一个是饲料,这样,我就种了一小点籽粒玉米。”

  受玉米价格回落的影响,收入不尽如人意,但结构调整还是给老黄带来了可观效益。老黄介绍,鲜食玉米产量是一大亩(1000平方米)接近1吨。一台机械可能收不完就下雪了,下霜后一天只能干半天活,收获的玉米会造成破损,核算起来,种籽粒玉米的收入比不上粘玉米。

  饲料玉米很叫座,让老黄尝到了甜头。去年平均每大亩生产青贮玉米3吨,每吨价格230元,全部卖给周边的养牛场和养羊场了。到年关算了一下大账,去年老黄粘玉米毛收入300万元,秸秆毛收入300万元,刨去生产费用和人工230万元,老黄这个家庭农场收入370万元。真是不简单!

  玉米调下来了,“豆经饲”调上去了。吉林市农委种植业处处长刘泽金说,今年吉林市调减玉米19.5万亩,占玉米播种面积的2%,改种粘玉米4.9万亩、水稻4.1万亩、大豆8.7万亩、谷物及其他作物1.8万亩。

  调土地,从分散式到规模化经营

  让土地出工,更要让土地出活儿

  著名的“黑土地之乡”吉林省,现有耕地8698万亩,人均3.16亩。现代农业注入结构调整,让土地出工的同时也出了活儿。

  “大荒地,地不荒,落地窗前稻花香。”这是大荒地村流传的一句顺口溜。过去也种水稻,但现在吉林市昌邑区孤店子镇大荒地村通过规模化种植,愣是把普通水稻种成了“金稻子”。结构调整,大荒地村就是一面镜子。

  调整结构是否有效,要看是否有适合市场需要的特色产品。

  谈起大荒地村的水稻,村党委书记刘延东是个老把式:这里地处北纬43度,是世界公认的黄金水稻带,无霜期130—140天,降雨量600—650毫米,雨热同步,水稻生长前期温度高,后期昼夜温差大,为水稻提供了最佳的生长环境。全年有效积温2800—3100摄氏度,有利于水稻在灌浆期积累养分。水稻生育期时间每天长达13—16小时,充足的日照时间,使水稻生长出更多的有机物,稻米口感更香甜。

  “过去粗放地种植水稻和玉米,大荒地村可真是片荒地。”经过村两委和全体村民的同意,刘延东的东福集团和大荒地村实现了村企一体,把水稻作为种植结构调整的主攻方向,正是依托水稻种植、加工和销售,东福集团已经发展成为资产总额近20亿元、年销售收入实现5.7亿元的现代农业集团。

  从育苗、插秧到田间管理,实现了机械化、标准化和智慧化,这里的水稻基地被评为“国家绿色水稻标准化示范区”。目前,大荒地村拥有先进的精制米智能化生产线,“大荒地牌”绿色优质大米和有机大米被评为中国驰名商标。大荒地村还利用稻壳稻草建成2万吨碳棒生产线,燃料灰渣用于生产肥料。米糠转化为饲料用于养猪养鸡,利用畜禽粪便和秸秆建成5万吨有机肥生产线,用于绿色有机稻种植。利用碎稻米建成年产500吨有机米酒生产线。刘延东说,仅农业废弃物再利用,就为大荒地村创造经济效益2000万元。

  调整结构的保障,是土地规模化集约化使用。

  “我们这疙瘩就种一季,除了化肥、种子、农机,自己种地每亩也就能挣个七八百块钱。”村民乔明儒说,“家里3个人的地都流转了,每公顷流转费1.55万元,合同5年一签,每年过完元旦就给钱,省心!”

  土地一集中,一整田,光平整田埂每公顷就可增加2%的耕地。刘延东说:“土地集中连片,是现代农业最基本的前提。”

  目前,大荒地村920户村民的土地全部流转到企业。瞧瞧,这些地都是东福的稻米基地,集中连片,旱能灌,涝能排,专门种植绿色、有机水稻,供应全国市场。像这样的基地,我们有2000多公顷。

  调整结构的成果,是农民收入的增加。现在,大荒地村90%以上的农村剩余劳动力都在东福打工,年人均收入2万元以上。其中,从事水稻种植、畜禽养殖的村民350人,年人均收入2万元。进入米业加工就业的260人,年人均收入2.4万元。同时,东福发挥龙头企业示范作用,带动本村及周边村镇的合作社、家庭农场15个,带动订单种植户6625个,户均年增收4700元。

  鳞次栉比,大荒地村新建农民新居31栋,配套建设了医院、学校、老年公寓等设施,村民实现就业、就医、入学、养老、购物“五个不出村”。东福销售人员朴燕毕业于南方一所航空学院,她放弃了大城市,愉快地回到大荒地村就业。

  强科技,特色农业显身手

  农业科技,给新型经营主体插上了翅膀

  调整结构,农业科技的支撑至关重要。

  首先是调种特色产品。尽管农时紧,农活忙,但老黄从没有耽误调整种植结构,“东北软枣子”就是他农场的最新打算。

  大黑狗叫个不停,老黄神秘地从家里的地窖里拿出一个塑料瓶,倒出一些果汁。“尝尝,看什么滋味。”原来,这是老黄去年自制的软枣子汁。这种软枣子,实际上就是软枣猕猴桃,是营养价值很高的食品,果既可以生食,也可以制果酱、蜜饯、罐头、酿酒;花为蜜源,也可提芳香油。

  老黄一个亲戚是延边大学园林系博士,从事软枣子育种研究。从他那里,老黄系统地了解到软枣子的种植和市场情况,去年就试种了一些。“这是多年生植物,5年之后进入盛果期,每亩纯收入超过2万元,比种玉米强太多了。”今年,老黄种了10公顷。现在蛟河市土地流转费用是每大亩500元,考虑到种软枣子经济效益好,老黄准备把土地流转费用提到每大亩1000元,他说,“还是要给乡里乡亲落点好。”

  从一摞材料里找出一个账本,是老黄和他的家庭农场今年土地流转情况明细:总共流转150公顷,其中,中草药40公顷,软枣子10公顷,粘玉米70公顷,干玉米10公顷。明年打算再流转250公顷,这样就可以多种些饲料玉米和甜高粱。“现在,甜高粱行情好,做青贮的价格达到每吨330元。”

  其次是调种有机品种。坐落在吉林市龙潭区江密峰镇高家洼子村的双瑞农业园,是国家航天育种成果转化中心的优良品种繁育基地。建有18栋现代日光温室,园区种植作物包括太空南瓜、太空葫芦、太空黄钻、杭椒和杭茄等5大类60个品种。这里的无土栽培、基质栽培和水培,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公司总经理温鹏辉介绍,基地去年10月开建,到目前为止,营业额1500万元,利润达到了300万元,充分说明结构调整潜力巨大。

  新的农场化农业孕育着新的销售模式。在双瑞,两份程式化的合同十分新颖。一份是会员配送协议,即加入了公司会员,太空果蔬将定时配备。另一份是农业园地认领合同,即认领后,会员可以来种植和管理,收益归认领人。刘泽金分析,“从本质上来看,这都属于农业的私人定制。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农业私人定制的需求也会越来越多。”

  目前,我国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已经达到56%,农业科技正以各种姿态助力农业经济结构调整。谈到这个问题时,韩长赋说,经济结构调整,要以节本增效为重点推进农业生产方式转变。要把节本增效和绿色发展结合起来,在优质高产品种、轻简机械化、高值化加工利用等方面,开展科技创新和集成应用。


(责任编辑:admin)